社會議題, 城市議題, 文章 Article, 中港及涉外關係, 主權及前途問題

一份中英贈港的核大禮

近日大亞灣核電廠被揭阻尼器泄漏,在機制不透明的情况下,是否有核輻射泄漏仍疑團重重。核電廠離港僅五十公里,當年不顧百萬港人聯署反對興建,令香港自始活在核輻射的陰影下。時至香港反核運動三十周年的今日,很多人仍不明白為何當年中英政府和港英政府如此強硬推行核電廠工程,近年陸續解封的英國國家檔案或許可以撥開大亞灣的迷霧。

1979 年至 1986 年間,單是英國國家檔案館的存檔就有 154 份關於廣東核電計劃(及後的大亞灣核電廠),可見茲事體大,事情複雜。我們找到關鍵的兩份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文件(1982 年的 FCO 40/1473 Guang dong Nuclear Project 和 1980 年的FCO21/1827Guang dong Nuclear Project),可初步窺探到當年中英雙方如何在前途會談之際同期討論大亞灣核電計劃。兩份密檔揭示一宗大國高層次交易,在 1983 年大亞灣核電廠正式經港府同意之前,英國官方內部着重討論核電廠對英國有何實質的政治經濟利益,以及思考英方缺乏完整核電技術下,在中國政府、美國電力公司
(Westinghouse) 和法國電力公司法馬通(Framatome)三方中,為英國通用電氣公司(GEC)謀取最大的利益。

維穩工程 97 前穩定人心

大家認為大亞灣是中國需要還是英國需要呢?或者不少人認為是中國需要,因為核電供應可以配合改革開放的工業發展,但在英國的內部理解中,英國也需要大亞灣,視它為一項穩定人心的「信心工程」。在這兩份檔案中,我們可窺探到英國多次提及香港前途問題和核電廠的政治意義,指英國、香港與中國一同合作興建如此大規模的核電廠,可以展示中英對香港前途的信心(express their faith in the future of Hong Kong)。在 1980 年代初前途未明、人心動盪之際,隨着新界租約屆滿限期逐漸接近,投資者愈益擔心在香港的投資回報,英國在文件中強調大亞灣項目的參股(equity participation)時限將達 20 年並跨越 1997 年,展示中英持續的合作關係,可以穩住投資者的信心。

儘管今日看來大亞灣是一項引起社會爭議的發展項目,但英國希望藉大亞灣營造香港會繼續「繁榮穩定」的想象:既然各方需要合作興建一座龐大的核電廠,這意味着香港和整個廣東地區之後的工商業發展都會仍然興盛,不受前途問題影響,無形中淡化了 1997的大限效應。

英核工業入華踏腳石

有別於一般人視大亞灣為應付用電的需要,英國人理解的大亞灣更似是一筆大生意。事實上,密件中雖然看到英國內部亦認為,大亞灣核電站可解決香港的長遠用電需要,但其實在核電廠談判的同時,廣電公司和國務院授權下的招商局就與香港中電洽商,希望其為廣電和深圳特區的蛇口工業區跨境供電,推動改革開放初期方興未艾的工業發展,可見香港電力之充沛,從香港實質的電力需求看來並不是非建不可。

密件記載,英國視自身的核電技術為協助中國四個現代化所需的「必要技術」(technology necessary),而大亞灣可令英國核工業在中國市場「插旗」(secure a foothold in the Chinese market),未來帶來的訂單相當可觀,這恐怕才是英國支持興建大亞灣的原因。有趣的是,英國雖然為最早發展核電產業的國家之一,但卻不具備完整的核電廠技術,需要以「中介」的形式與美國或者法國合作才能包攬整個核電廠的工程。大亞灣核電廠分為核島(nuclear island) 和常規島(conventional island),英國只可承包常規島、核燃料和渦輪機的部分,核島部分則要靠法國或美國。在這種情况下,英方要在中美法三方當中謀求一個對英國利益最好的方案。據檔案披露,英美合
作的方案收益最龐大,造價達五十億美金的核電廠有四成收入落入英國公司的口袋,更可拯救訂單減少、失業率高企的英國工廠,振興當時的英國經濟。

不過,英國的如意算盤並不能完全打響,因為在商討過程中美國不肯售賣核電技術給中國。密件記載,當年美國不滿中國防止核擴散(nonproliferation)的取態,認為中國輸出核材料予沒簽訂《不擴散核武器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的國家,如出口重水和鈾予阿根廷和南非,又協助巴基斯坦的秘密核武計劃,因此美國難以出口核電技術予中國。

形勢有變,美國的退場令英國的利益可能大大受損,大亞灣核電廠的方案變成英法合作
方案與法國方案之爭。對中國來說,英國通用電氣公司比法國公司貴兩成,又沒有為法
國壓水型反應爐生產機器的經驗,全盤使用法國技術顯然更加有利。時任中國水利電力
部副部長李鵬在一次與英國代表的會談中,就曾試探英國立場,提出法國應主導整個核
電廠工程,英國公司則只獲取零散的子合同(disparate subcontracts)。

我們在密檔中看到,英國人清楚知道:比起價錢,技術問題才是中國最擔心的因素,畢竟大亞灣核電廠是英國通用公司首次生產這種儀器(first 900 MW high speed set)。但英方當然強烈反對,表明一定要包攬整個常規島的工程。其後李鵬會見法國代表,在密檔中的轉述,李鵬稱要不是香港,他很滿意法國承包整個核電廠工程(were it not for the “Hong Kong factor” , he would be content for France to build the whole plant),但基於香港因素,他必須要讓英國企業參與其中。

「香港因素」的提出令人耐人尋味。我們事後回想,這很可能指英國在港的影響力。財政上香港的中華電力作為大亞灣合營企業,英資財團嘉道理家族能保障大亞灣核電廠的財政收入,政治上中英已連成利益共同體,大可在行政會和立法會黑箱作業,抑制香港的反核力量,掃除這碗「大茶飯」的一切阻力。

英方尊重中國自行設定核安標準

事實上,當時港英政府的確利用其政治權力,隱瞞核電廠的關鍵資料,例如大亞灣的核安全情况。根據密件,英國早已清楚掌握到中國的核安全立場,即拒絕核電廠接受任何形式的國際核保障監督(under any circumstance international nuclear safeguards),避免國家主權有不必要的侵犯(impinge unnecessarily on its national sovereignty)。當時英國政府和香港政府亦早有共識,會尊重中國設定自己的核安全要求(respect the rights of the PRC to establish its own safety requirements)。

到了 1982 年,當英國需要向香港匯報大亞灣核安全的時候,密件記錄英國的議程設定 (agenda setting)是避免提及大亞灣核電廠的安全標準跟英國應用的有何不同(We must try to avoid any direct comparison between proposed Guangdong safety standards and those applied in the UK),而着重強調大亞灣的安全設施已經足夠。英國其實知道,香港只能以中電作為守門人,但當中電亦是其中的既得利益者,又怎能指望他能真正公正地監察核電廠的安全?

打開這兩份密檔會讓人發現,原來經常掛在口邊的「維持香港繁榮穩定」,實質代表的原來就是一場大國之間的核電廠交易,30 多年來反覆強調着的維穩論述,今日應好好重新思考箇中意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