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Article, 中港及涉外關係, 主權及前途問題

重回董伯伯35年前的中間人政治

當最近玩中間人政治出事(何志平事件)的董建華在北京開兩會,呼籲政協多宣傳中國大陸的成就,「香港前途研究計畫」的檔案挖掘小組亦在觀塘發掘到董伯伯於前途談判的密檔。根據英國首相府關於「香港前途」的解密檔案編號PREM 19/1053,我們初探到董伯伯在中英香港前途談判的角色。35年前他作為商人,已經站在英方立場思考中間人政治。

時間回到1983年3月,這是中英香港前途談判非常關鍵的時刻。雖然戴卓爾夫人在1982年9月訪華,中英兩國正式同意以外交談判方法處理香港前途問題,但中方一方面堅持必先處理主權問題作為開啟實質談判的前提,令雙方陷入膠著,另一方面又在談判桌外祭出「港人治港」方案,廣泛統戰各個界別人士上京,包括香港貿發局主席簡悅強與多名工商領袖代表團。

這個時候,檔案記錄時任首相府的首席私人秘書在一個社交場合會見已接手家族生意東方海外的董建華。當時董建華指出中方已開動宣傳機器推動「港人治港」,他擔心這個方案可以籠絡人心,對香港華人頗具吸引力。因此,董建華「教路」英方要好好利用上京的香港中間人代表,向中國政府傳遞英方的信息。具體應該怎樣做呢?董建華稱香港政府可以設立一個組織,委任人員負責觀察、報告這些上京香港代表團的行蹤,指引他們傳遞英方的信息。與此同時,董建華亦認為儘管港人希望香港前途可以妥善解決,但應該耐心等待一個好的協議,而不是草草簽訂一個空泛或不滿意的協議。

從檔案中看到,當時董建華站在英方的立場構思「中間人政治」的策略,希望透過中間人傳話突破中方的部署,改變北京的想法 — — 這個做法正正就可以配合英國「教育中國」的大計。從談判開始,英國就定位自己是「教育中國」的老師,將談判定義為一次「向中國教育香港資本主義」( educating China in Hong Kong’s capitalism)的過程,因此屢次在談判桌向中方指出,香港的資本主義運作很複雜,屬於社會主義的中國不會明白。當中的關鍵信息是:只有維持英方管治,才能維持香港的資本主義有效運作。董建華當時積極構思的中間人傳話,相信就是傳遞這個代表英方利益的信息,以此教育北京的官員。只不過,英方後來亦慢慢發現很多中間人並不可靠,比如英方就發現有位大學教授Paul Lin(應為林達光)已落入中方口袋,難以勝任「教育中國」的任務。

歷史最諷刺的是,就連提出這個主張的董建華亦不可靠。董生向英方出謀獻計的兩年之後,董家航運王國於1985年面臨破產。儘管董家與國民黨政府關係密切,但後者拒絕出手,董建華轉而收受「愛國商人」霍英東和中國銀行的注資貸款。自此,當初進言須提防「港人治港」方案的商人董建華,得到中共祝福成為第一屆「港人治港」的特區政府的特首。如今,這位在香港前途談判抽取政治油水的得益者已晉身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全國政協副主席,替北京「教育」香港人之餘,更為中國的大國戰略持續貢獻香港的中間人政治服務。

參考資料:

PREM 19/1053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4)(暫只供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研習借閱)(Courtesy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陸恭蕙及黎文燕 :《解構董建華和曾蔭權的領導1997–2007》(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2007年)

Chi-kwan Mark (2015): To ‘educate’ Deng Xiaoping in capitalism: Thatcher’s visit to China and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in 1982, Cold War Histor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